? 公交扒窃团伙手段:徒手掏包 抱姑娘大腿剪项链_太阳能路灯,庭院灯,景观灯,北京海力西电气科技有限公司

公交扒窃团伙手段:徒手掏包 抱姑娘大腿剪项链

发布日期:2021-07-12 15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今年5月7日一早,310路公交车开到三墩车管所时,贵州人吴某趁一个姑娘不备,下手摸走了姑娘包包里的钱包和iPhone。

  下手时,吴某的老乡、“新人”欧某负责用身体给吴作掩护,遮挡周围乘客的视线。

  民警开车远远跟着他们,待吴某拉着欧某下车,民警跑到那辆310路上一问,果然有人被盗,于是第一时间展开追击,把吴、欧二人按倒在地。

  为了避人耳目,他们的组织结构又相当松散,老乡之间基本是两人一组自由作案,极少会组成3人以上的大团伙,引来警方视线日被抓的吴某一伙人,就属于这四大团伙之一。他们四个老乡一伙,可以说是出奇的大胆。

  为从根本上打掉这四大团伙,交通治安分局从今年4月20日起展开了反扒集中整治,“打击一伙,赶走一类”,彻底断绝某一地区人群企图来杭作案的念头。

  嫌犯主要来自贵州松桃和安徽各地。贵州松桃这批人马,在杭州主要分成两派,一派聚居在滨江,一派聚居勾庄。

  滨江一派的地盘主要是公交706路、352路、194路、315路;勾庄一派最喜在城西作案,主要占据了公交25路、17路、180路和188路。

  另一伙人来自安徽各地,全部是聋哑人,主要集中在西湖景区,以灵隐为中心,延伸到断桥。被他们盘踞的线路的景区段。

  徒手掏包是最传统的公交车扒窃手法之一,不仅技术要求最高,危险性也很大。用这一招的扒手,主要来自贵州松桃和安徽各地。

  贵州松桃这批人马,在杭州主要分成两派,一派聚居滨江,一派聚居勾庄,两派人分别来自松桃县的两个乡。吴某等四人,就是勾庄一派的“后起之秀”。

  “他们虽说是一个县的,但还是最相信自己乡里的人,邻乡人很难融入,但两派人总体关系还是不错的,偶尔还会到对方的地盘上去串货。”中心站派出所所长仇瑞明介绍说。

  “他们从来都是在车厢里徒手掏包,两个人同时行动,一个人用身体遮挡周围乘客的视线,一个下手。掏包的人,手非常稳,而且手劲轻柔,把你的包、裤袋摸一遍,无惧价格回落 市场仍看好大宗商品上涨!你都不会有感觉。个别老手,小拇指的指甲养得很长很长,甚至可以用这个指甲轻轻挑开包的拉链抓到这样的老手,我们第一步都是先把他的指甲剪短。”

  从发案情况看,贵州松桃的两派人,滨江一派的地盘主要是公交706路、352路、194路、315路;勾庄一派最喜在城西作案,主要占据了公交25路、17路、180路和188路。

  另一伙善用徒手掏包的扒手都来自安徽,这伙人情况比较特殊他们全是聋哑人,而且几乎都是聋哑人学校的毕业生。

  因为和普通人交流上有一定障碍,他们的生活圈相对集中,周围的朋友大多都是聋哑学校校友。个别校友在杭州尝到甜头后回去宣扬,就拉了更多的校友入伙。

  “他们的特点就是心理素质特别好,手特别稳。作案手法上和松桃扒手是很像的,但技术更好。他们作案时,因为听不到周围动静,对负责望风、遮挡的那个搭档要求也要更高。”

  安徽聋哑扒手的势力范围主要集中在西湖景区,以灵隐为中心,辐射半径可延伸到断桥。他们盘踞的线

  来自湖南长沙、株洲的这伙扒手,活动范围以城站为中心,最远可到达一公园,不上车,全都是在这个区域的公交站台上活动。

  “抱腿团伙除了偷手机、钱包,有时还会剪走事主的金项链或者金手链。但公交车上剪项链,这两年已经非常少见,一是因为金价不稳,二是因为iPhone的普及。iPhone容易偷,出手快,也就没有扒手再愿意冒风险去剪项链,”仇瑞明说,“这个广西团伙今年3月19日已经被我们打掉,此后杭州还没有接到过抱腿扒窃的报案。”www.bg0x5.com.cn